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家纺头条 > 企业播报 >

中国纺织品类防疫物资推动出口增长 下半年依然面临诸多压力

来源:未知 编辑:家纺人 时间:2020-09-16
导读: 2020年16月,我国纺织品服装贸易额为1382.9亿美元,同比增长1.4%。其中,出口额为1273.3亿美元,增长2.5%;进口额为109.6亿美元,下降9.4%;累计贸易顺差为1163.7亿美元,增长3.7%。 1 面临疫情,纺织业发挥产能优势,推动出口实现增长 2020年上半年,新冠肺

2020年1—6月,我国纺织品服装贸易额为1382.9亿美元,同比增长1.4%。其中,出口额为1273.3亿美元,增长2.5%;进口额为109.6亿美元,下降9.4%;累计贸易顺差为1163.7亿美元,增长3.7%。

1

面临疫情,纺织业发挥产能优势,推动出口实现增长

2020年上半年,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球,对世界各国的经济、贸易格局造成了重大影响,打乱了我国纺织服装进出口的节奏。

我国纺织服装贸易2020年第一季度主要遭遇国内停产停工、人员隔离与物流不畅等现实困难,第二季度更是持续面临订单取消、缩减的风险,生产和出口一度出现大幅下降。不过,我国多年来形成的稳定而牢固的纺织服装产业链、供应链经受住了严峻考验。

在国家一系列“稳外贸”政策措施的帮扶下,2020年第二季度以来,国内市场活力得以激发,企业信心逐步恢复,全国货物贸易趋于平稳,6月进口额、出口额止跌转升,实现年内首次增长。

2020年第一季度,我国纺织服装出口额下降17.7%,第二季度迅速回升,增长19.2%,主要由纺织品类防疫物资拉动。2020年上半年,我国防疫物资累计出口额达387亿美元,占总出口额的30.4%。在短短数月内,我国纺织业能够做到迅速调整生产策略,实现上下游配套,生产、转产大批防疫物资,满足全球,集中、大量的需求,再次印证了我国纺织服装业生产与供应力优势所在。

2

下半年疫情等负面因素不减,出口依然面临诸多压力

当前疫情仍未结束,且有与人类长期共存之势,全球各国的政治经济决策都将不可避免地围绕疫情展开。

疫情仍是影响2020年下半年外贸发展最大的不确定因素,我国对外贸易面临的外部环境总体趋于严峻复杂,出口将面临更多、更新挑战:全球经济一体化受阻,单边化、区域化的趋势日益凸显;正常的经贸商务往来与展会将在较长时期内受到限制;主要市场消费低迷、品牌门店破产关张频发、库存积压严重等因素,势必导致传统大宗商品的销售情况不会出现明显好转。

初步预测2020年秋季订单情况难有起色,第三季度大宗商品出口依然走低。防疫物资出口仍会保持较高规模,但增速将有所放缓。综合判断,2020年第三、四季度,我国出口上升的空间不足,全年企稳回升仍面临较大压力。

3

解危纾困,政策发力帮扶企业共渡难关

面对疫情,国家高度重视,科学决策、严密部署,迅速阻断疫情蔓延:为保证生产和外贸出口,组织各部委、各地方政府部门,就稳妥推进复工复产,以及“稳外贸”“稳外资”“促消费”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措施;从畅通外贸运输通道、降低进出口环节物流成本、减税降费、退税便利化、支持外贸新业态和新模式发展、加强出口信用保险、支持出口产品转内销、促进就业等方面对企业进行精准帮扶;针对人员往来活动受限、无法举办实体展会的现状,通过举行线上广交会、推动线上直播和云展会等形式,帮助企业把握商机,降低参展成本。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支持出口产品转内销的实施意见》提出,“支持出口产品进入国内市场”“多渠道支持转内销”,帮助企业开拓国内市场,构建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针对2020年下半年存在的问题,纺织服装业内呼吁、建议国家进一步推出稳定外贸基本盘的具体帮扶措施,为广大中小企业提供融资渠道,降低融资门槛和成本;推动市场多元化建设,加快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合作发展;进一步优化营商环境,提升贸易便利化水平,加快出口商品通关速度;加强内销市场规范化管理与税收制度,提供财政支持推动企业积极参与跨境电商销售、参加在线展会。希望2020年下半年纺织服装出口能在国家政策的保驾护航下取得好于预期的成果。

4

上半年我国纺织品服装进出口呈现如下七大特点

特点一:

疫情是影响上半年纺织服装出口最主要的因素

2020年上半年,新冠肺炎疫情打乱了我国纺织服装对外贸易的节奏,成为导致出口波动最主要的因素。2020年1—2月,国内生产受阻导致纺织品服装出口额大幅下滑19.3%。3月后,全球疫情暴发、订单取消的严峻形势对我国纺织服装生产、外贸企业造成严重打击,传统大宗商品出口全面下降。同时,疫情催生了我国防疫物资产、销的迅速扩张,在很大程度上弥补了需求下降导致的损失。4—6月,在防疫物资带动下,我国纺织服装出口连续3个月实现两位数增长,有力拉动了2020年上半年整体出口恢复增长。

特点二:

一般贸易与加工贸易出口表现形成鲜明对比

2020年4—6月,我国纺织服装一般贸易出口额连续3个月实现两位数增长,其中6月增长25.2%。加工贸易则持续下降,2020年4—6月的降幅均超过30%,其中6月下降32%。2020年1—6月,我国纺织服装一般贸易累计出口额增长6.4%,加工贸易累计出口额下降32.2%。

疫情向全球蔓延以来,我国一直高度重视对外援助工作。2020年上半年,通过国家间、国际组织无偿援助和赠送等方式向全球共援助价值达2.4亿美元的纺织服装类防疫物资,包括口罩、防护服、医用手套、鞋套、医用手术帽、棉签、棉球和棉棒等。

特点三:

传统大宗商品对主力市场出口全面下降

2020年上半年,我国纺织品服装对三大主力市场——欧盟、美国和日本的出口额全部实现增长,累计增幅分别达到42.5%、5.8%和16%。增长主要来自于防疫物资的推动,防疫物资出口所占比重在3个市场中分别达到50.3%、42%和28.8%。受疫情持续蔓延、经济下滑影响,消费品市场需求急剧收缩,包括纱线、面料和针梭织服装在内的我国传统大宗商品对主力市场的出口全部下降,降幅分别为20.2%、35%和13.6%,均达到两位数。

作为我国纺织品主要出口市场,东盟也受制于下游服装消费需求缩减,自我国进口纱线面料持续下降。2020年上半年,我国对东盟纺织品服装累计出口额下降9.1%,其中纱线面料出口额下降24%。

从近期月度走势看,在全球疫情集中暴发的2020年3—5月,我国纺织品对欧盟、美国和日本的出口形成高峰,6月均出现回落。我国服装出口情况则出现分化,2020年6月对欧盟和美国的出口降势有所减缓。

这一点从三大市场进口数据中也可以得到验证:6月,美国自我国进口服装金额降幅缩至个位数——7.3%;截至发稿时,欧盟6月自我国进口服装的数据尚未公布,但预计和美国走势相同;日本自我国进口服装金额降幅则再次扩大,6月下降25.3%(5月下降10.5%)。日本率先恢复自其他地区的采购,我国产品向日本出口所占份额在2020年5月达到高点后迅速回落,东盟份额则出现明显回升。

特点四:

出口商品结构发生明显改变,防疫物资出口规模超过服装

2020年上半年,我国纺织服装出口商品结构发生明显变化:在防疫物资的带动下,纺织品出口急剧扩张,累计出口额达746.2亿美元,增长27.3%,占我国纺织品服装总出口额的比重上升至58.6%,超过服装;服装累计出口额为527.1亿美元,下降19.7%,占比降至41.4%。2020年上半年,口罩、防护服等防疫物资累计出口额达387.4亿美元,占我国纺织品服装总出口额的30.4%,其中口罩和防护服出口额分别为305亿美元和40.4亿美元。

市场需求低迷导致传统大宗商品出口迅速下降。除防疫物资外的大宗商品,主要包括纱线、面料、针梭织服装,出口额全部下降,纱线、面料、针梭织服装降幅分别为31.5%、29.6%和21%。其中,纱线、面料的表现更为疲弱,出口额连续5个月出现负增长,且至2020年6月仍无明显回升迹象;针梭织服装出口虽然也经历了连续下降,但2020年6月出口情况明显好转,同比降幅收缩至10%,环比增长47%。

特点五:

重点地方出口呈明显差异,北京、湖北增幅持续领先

2020年上半年,纺织品服装出口额排名前10位的地方依次为:浙江、广东、江苏、山东、上海、福建、湖北、北京、安徽和广西,合计出口额占我国纺织品服装总出口额的比重接近90%。其中,浙江、江苏、福建和广西4地累计出口额出现下降;其他6地均实现增长,北京、湖北两地的增幅分别达到263%和129%。

特点六:

大宗商品进口持续下降

2020年上半年,我国纺织品服装进口额整体呈降势,其中仅2月、3月由防疫物资带动进口额出现较大幅度增长,在国内疫情平稳后的4—6月连续出现两位数跌幅。2020年上半年,大宗商品进口额持续下降,其中纱线、面料累计进口额分别下降25.4%和32.6%,针梭织服装累计进口额下降9.6%。下降主要由进口量带动,以上三大类商品进口量分别下降17.3%、35.8%和16.2%。进口均价仅纱线下降,面料和服装则保持增长。

特点七:

棉花进口下降超两成,内外棉价“倒挂”

2020年6月,我国棉花进口是小幅反弹,当月进口量为9万吨,环比增长近30%,但同比下降42.7%,仍处于低位。受下游市场需求不振影响,2002年上半年,我国棉花进口量大幅下滑,累计进口量为89.9万吨,下降23.8%。自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签署以来,中方全面、严格执行协议,自美国进口棉花量连续、快速回升。2020年上半年,累计自美国进口棉花29.3万吨,增长20.5%。其中,4—6月我国自美国进口量超过巴西,美国再度跃居我国棉花第一大进口来源国。

据中国棉花协会分析,2020年6月,我国经济运行平稳,月底2020年中央储备棉轮出政策发布,但纺织市场进入传统淡季,现货成交放缓,棉价略有上涨;受国外部分国家疫情反弹、美国农业部(USDA)发布2020/2021年度美国棉花实播面积减少11.3%等多种因素影响,国际棉价频繁波动,价格高于国内,导致内外棉价“倒挂”。

责任编辑:家纺人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Www.JiaFangRen.Com 家纺人 版权所有 苏ICP备15011872号
家纺人-网上床上用品批发市场,家纺品牌招商代理提供一站式服务!
Top